中国年轻人的焦虑

 倪璐(音译)按部就班地计划着自己的生活。这位上海姑娘说:“给自己设定一个未来3年或5年的目标,是最现实的事情——再长就无法控制了。”她的中短期目标包括少工作一些、到处旅游;找个人结婚然后生孩子。这位志向远大、在互联网公司盛大(Shanda)任职的24岁白领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写照。与他们的父辈和祖辈明显不同,在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,30岁以下的人群是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中长大的,他们经历...
 倪璐(音译)按部就班地计划着自己的生活。这位上海姑娘说:“给自己设定一个未来3年或5年的目标,是最现实的事情——再长就无法控制了。”

她的中短期目标包括少工作一些、到处旅游;找个人结婚然后生孩子。

这位志向远大、在互联网公司盛大(Shanda)任职的24岁白领是中国年轻一代的写照。与他们的父辈和祖辈明显不同,在这个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,30岁以下的人群是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中长大的,他们经历了越来越富裕(即使富裕程度还有限)的生活,因此会怀有一定期望。

“这些人患有我所说的中产阶级焦虑症,”位于北京的中国社科院(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)研究员李春玲说道。“他们都追求高品质的生活,想让其他人尊敬自己。”

这种现象很常见。

随着持续扩大的需求让中国成为全球一切商品的最大市场(从手机到汽车),加之中国人对奢侈品产生了强烈兴趣,中国年轻人的未来规划和期望也似乎越来越像西方靠拢,他们似乎有着同样的社会地位象征和愿望。

但在中国,实现这些看似简单的梦想的道路与欧美截然不同。

中国的社会和经济正迅速发生变化。农村正以惊人的速度城市化,就业市场日新月异,媒体和娱乐业格局正在经历彻底变革。

这些环境造就了很多暴富的机会,但也给年轻人实现期望中的中产阶级目标制造了巨大障碍。

李春玲表示:“因此,他们感受到很多压力。”

无可否认,年轻一代的生活千差万别,这取决于他们出生在大城市还是农村,是来自富裕或是有着良好社会关系的家庭还是简单的农民家庭。

李春玲表示:“人们普遍认为,一个人的家庭背景对于他的未来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因素,在中国,社会阶层的流动性正开始有所减速。”

但各个社会群体中的年轻人所共有的是,对美好生活的期望以及对一件事实的清醒认识:实现这一理想可能需要相当痛苦的奋斗,甚至有可能完全失败。

对于城市中的年轻人而言,房子或许是最大的问题。”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(China Youth Research Centre)研究员王晓东表示,“房价太高。”

对于在小城镇或农村长大的年轻男女而言,白手起家通常似乎相对容易。

特别是在最贫困的农村地区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辍学,到更为发达的沿海地区工作。

“一开始,每月都能有自己的钱这件事让我激动不已,”现年25岁的四川人卓宏(音译)说道。四川是中国人口最多的西部省份。他15岁离开农村老家,在出口制造业中心东莞的一家工厂工作。

但卓宏现在发现生活很难继续下去。他一直在攒钱准备结婚,但他已不再肯定自己希望回到那个所有年轻人都已离开的村子,在那里,道路泥泞,也没有工作。

留在东莞也很困难,因为他赚的钱不够在那里买房。他说:“但我已过了重新开始的年纪,或许我10年前出来的决定是错误的。”

那些现在离开农村、比他更年轻的人通常不希望在工厂工作。卓宏表示:“他们不能吃苦。”

很多更年轻的农民工设法在服务业找工作,而非建筑业和工厂。

尽管城市中的年轻人有着更多选择,但他们经常感到同样的困惑。倪璐表示:“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方,我还没有认真地考虑过这个问题。”

她现在信教,几十年前,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,这种事情还是不可想象的。她每月去一次上海的静安寺,“与佛祖聊聊天。我认为,有些信仰是件好事。”

译者/梁艳裳  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 席佳琳


连接地址:    http://www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42910
0 支持
0 反对
 

一个人可以干什么

DIY


最新更新
最热点击